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湘南起義后六位湘籍革命家的故事
2020/9/10 14:08:20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1928年1月12日下午4時許,湖南宜章縣城被一聲響亮的槍聲打破了沉寂。朱德、陳毅在中共宜章縣委的緊密配合下,智取宜章縣城成功,發動了宜章年關暴動,打響了湘南起義第一槍。

  宜章,成為湘南起義的策源地。在這里,揭開了湘南起義的序幕;在這里,成立了中國工農革命軍第一師;在這里,成立了湘南第一個紅色政權——宜章縣蘇維埃政府;在這里,組建了湘南第一支農軍——工農革命軍獨立第三師。

  2020年庚子仲夏,筆者拜訪82歲的廣東省連州市委黨史辦原主任黃兆星,談到了湘南起義后六位湘籍革命家在湘粵邊境輾轉革命活動的逸聞軼事……

  1、范卓和王淑蘭在湘粵邊界的隱蔽斗爭

  范卓,1898年生,湖南汝城縣附城鄉耕讀村人。化名歐生利、周采生。1926年8月,范卓首批在耕讀村發動群眾組建第一區第五鄉農民協會,任委員長,繼任第一區農協委員長兼區農民自衛大隊大隊長。1927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范卓(1898—1974)

  湘南起義時,范卓任汝城工委書記,參加起義后,遭到湖南軍閥何鍵通緝,曾一度到越南避險,后來轉回故鄉。1928年2月6日,他帶領同村何廷鑫等七八名農協會員去韶關特務營部挑運子彈,不料當天特務營遭敵第十六軍突襲,范卓輾轉至資興滁口一帶秘密活動。6月,到江西崇義金坑地區與何翊奎、范修之等組建中共金坑區委,任區委委員。其后,又遭到敵人追捕,不得不向湘粵邊山區轉移,在途中與失散逃難的王淑蘭相遇。

  王淑蘭(1896—1964),湘潭韶山人,中共黨員,毛澤民(毛澤東弟弟)的第一任夫人。

  1945年5月,王淑蘭同中共地下黨員范卓一道,從桂陽步行到臨武,兩人結伴而行假扮為夫妻,為了謀生,范卓在沿途山區給人打散工、寫書信,在小學教書。王淑蘭則替人做家務、干農活、帶小孩,縫補衣衫,兩人衣衫襤褸,食不果腹,歷盡艱辛。他們一邊尋找黨組織,一邊聯絡失散的革命同志,從宜章轉臨武,經土橋進入廣東星子荒塘坪,活動在灌頭洞、汛塘和山洲一帶。

王淑蘭(1896—1964)

  當時,范卓、王淑蘭都已經是年近半百的人了。一天,王淑蘭和范卓步行到桂陽與臨武交界地大鋪涼亭,連累帶餓,實在走不動了,便坐下來歇腳。涼亭附近,有一個叫龍口山的小村子,屬臨武。一會,龍口山一位打豬草的青年婦女也到涼亭來歇氣。她見王、范二人面黃肌瘦,衣服補丁疊補丁,不由產生了同情心。她問:“你們從哪里來的?”二人回答說,是躲日本侵華軍,逃難出來的,今日沒討到一點吃的,實在走不動了。這位婦女非常可憐二位老人,便帶二老到龍口山她家吃飯,接著又將二老安排在她家隔壁的空屋里住。就這樣,王淑蘭和范卓在龍口山落腳了。

  這位青年婦女,名叫曹潤蓮,家里也窮。王淑蘭和范卓不愿加重她家的負擔,想辦法自己謀生。

  開始,王淑蘭挑著小擔,走村過巷,做點桃李、小菜的小生意。因王是小腳,一雙小腳跑腫了,結果不但賺不到錢,反而連本錢都賠出去了。后來,她就一把尺子、一個灰包,給人家縫補衣服,只吃飯不要工錢。

  王淑蘭先后在龍口山及其附近的鶴塘、大泉、石里灣、小灣等村,幫人家縫補衣服。以此為生,并從中廣泛接觸群眾,了解社會,發現和培植革命種子。

  1946年下半年,王淑蘭在大泉村幫人家縫補衣物,初次見到該村小學的青年教師唐代永,對他說:“唐先生,你是有文化的人,懂道理,請多關照。”唐代永見王淑蘭年老生活艱難,很是同情。從此,他有時送點魚蝦、小菜給王吃。王對唐代永也很關心。有一次,唐代永患瘧疾,王就去給他煎藥,細心照料。在交往中,她逐步啟發唐代永的思想,并給以考驗。一天,范卓和王淑蘭為了了解形勢,便要唐代永到當地國民黨鄉政府去偷報紙來看。唐代永完成了這個任務。

  王淑蘭有意識地啟發人的覺悟,加以考驗,從中培養革命種子。從1945年5月到臨武開展地下工作,至1949年12月臨武解放,在這段日子里,王淑蘭和范卓互相配合,逃避敵人的追捕。

  1948年7月,中共地下黨員王薦賢同志第一次到龍口山聯系工作。此后,他又多次到龍口山。王薦賢每次來,王淑蘭都燒開水給他喝,燒熱水給他洗腳,煮熱飯菜招待。王薦賢家住臨武縣城附近的太和村,離龍口山五十多華里,其中要翻三個坳。為聯系工作,王淑蘭曾于1948年冬、1949年2月和5月,先后三次步行到王薦賢家。同志們說:“淑蘭同志的小腳,還能頂大用哩!”

  王淑蘭與范卓在龍口山期間,谷子元、王來蘇、王薦賢、徐行、熊子烈等,都曾先后去聯系工作。他們既熱忱接待,又注意保護同志們的安全。1949年7月,熊子烈同志從香港經廣州來到龍口山聯系工作。他西裝革履,與眾不同,引人注目。為了他的安全,王淑蘭與范卓商量,讓熊子烈轉移到離龍口山十幾里遠的小城背掩護起來。不料,國民黨臨武縣縣長雷孟炎率部突襲小城背一帶,王淑蘭得知這個情況后,心急如焚,不顧自己的安危,跨著小腳,翻山越嶺,從龍口山到小城背,采取了穩妥措施,確保了熊子烈的安全。

  1984年11月28日,王淑蘭的兒子毛華初(左2)、兒媳韓瑾行(右2)在金江鎮龍口山村看望王淑蘭、范卓在龍口山設立的湖南省工委地下交通站―—龍口山地下黨員盧春林同志家及家屬,與盧春林妻子曹問蓮(中間)三兒子盧太陽(右1)的合影(照片由盧太陽提供)

  1949年12月臨武解放后,王淑蘭離開臨武到長沙。

  1929年,范卓從廣東仁化輾轉到了連州街,初時住在萬興街盲公家,隨后住過牛墟老太婆家、南門頭裁縫張老板家、伙鋪街張友米豆腐店。范卓向寧遠人老鄧借了酒具蒸甜酒,挑了甜酒擔子滿街叫賣:“一個銅板一小碗。”一次,在此賣苧蔴的湖南嘉禾人毛中興(黨員)來喝甜酒,從他口中得知楚清街(今連州建國北路)住有湖南老鄉。于是范卓搬到楚清街的楚南會館和清泉會館(今連州第三小學)居住。當時,連州街及星子墟、西江、朝天等地均隱蔽湘南的地下黨員和革命分子,他們分別以打散工、補鍋頭、作鐵木、看相占卜、教書等職業為掩護,從事革命活動。

  1929年冬,隱蔽在連州的地下黨員在城隍街“孟氏宗祠”成立中共連州特別支部,何漢任特支書記,范卓任特支工運委員,負責領導連陽邊區的工人運動。范卓一方面通過在連州鹽碼頭擔鹽的郴縣工人鄧亞九,在碼頭工人中發展黨員,成立鹽碼頭黨支部,并通過他在連州伙鋪街、萬興街的店員工人中,組織“魯班會”,開展工人運動。另一方面,范卓通過宜章籍地下黨員李兆甲,串連一批湘籍黨員先后打入潭源錫礦和朝天砒礦、煤礦,開展工人運動,籌備武裝暴動。

  直到1936年8月,范卓離開連州前往湖南活動,參加桂東赤色游擊隊,任宣傳委員,在資興、桂陽一帶從事武裝斗爭。

  1937年12月,范卓回到汝城,與何秉才、何廷鑫、范旦宇等重組中共汝城縣委,任組織部部長。1938年春,范卓奉命赴耒陽任中共衡(陽)安(仁)耒(陽)工委書記。1949年1月,任臨武縣工委書記,為臨武縣的解放做了大量工作。

  解放后,范卓歷任汝城縣人民政府縣長、郴州地區農協副主席、湘南行署監察處副處長、郴州專員公署副專員。1974年11月,病逝于郴州,享年76歲。

  2、謝光庭在連陽地區

  謝光庭,湖南省臨武縣人,1928年初爆發“湘南起義”時,他參加了臨武農民起義軍,隨即加入共產黨。同年夏,謝光庭跟隨臨武農軍上了井岡山。

  1929年,謝光庭從井岡山回到湖南,曾在臨武香花嶺磚瓦廠當工人。當時“湖南鏟共義勇隊”到處捕殺革命人士。為了逃避敵人的追捕,謝光庭轉移到湘粵邊的連縣,曾在連縣大路邊村開藥鋪,以行醫職業為掩護,聯絡失散的同志。

  1930年,謝光庭轉移到陽山朝天橋(今屬連縣),輾轉農村和砒礦、煤礦進行革命活動,發展地下黨員,隨即成立秘密的朝天橋黨支部。中共連州特別支部任命謝光庭為朝天橋黨支部書記,黨員有劉石仔等三人。謝光庭率領大家在朝天、西江一帶的農村和煤礦中從事革命活動。

  1945年后,謝光庭轉移到陽山七拱、青蓮一帶活動。陽山縣解放后,1950年,謝光庭擔任陽山縣青蓮鄉政府第一屆鄉長。

  3、李兆甲英勇就義

  李兆甲,湖南省宜章黃沙堡人,1928年初參加“湘南起義”,在宜章農民起義軍中加入中國共產黨。后遭到敵人鎮壓,李兆甲轉移到廣東連縣星子,與湖南地下黨員尹子韶、黃平等取得聯系。

  1928年秋,李兆甲以“李植”之名隱蔽在朝天松柏村小學教書。不久,李兆甲同疏散來廣東的湖南地下黨員李兆葵、李萼、陳韜和何鼎新等人,先后來到星子潭源錫礦做工,并成立錫礦黨支部,李兆甲任支部書記。

  當時連陽“護商大隊”大隊長李錦泉集官匪于一身,他經常在潭源錫礦和陽山朝天的砒礦、煤礦、石墨礦場收稅。身為錫礦秘書的李兆甲與李錦泉經常接觸,拉上關系,結為“兄弟”后,在護商大隊當文書。李錦泉是個老粗,他要擴充實力和影響,苦于沒有人寫布告和公文,沒有號兵,李兆甲就給他“介紹人才”,把錫礦工人李萼、黃平、李兆葵、陳韜和何鼎新等十二人推薦入護商大隊當兵。

  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每人領有槍支子彈。1930年春,打入護商大隊的這批黨員在朝天發動了革命兵變。在一個深夜,他們拖出十二支長槍、二支短槍潛出朝天,連夜經星子跑到宜章栗源堡胡三德家。不久,李萼率領這批人組成湘粵邊赤色游擊隊,戰斗在宜章、臨武、連縣、陽山和樂昌邊緣山區。他們曾夜襲宜章大黃家村,曾殺掉反動的“鏟共委員”黃泗良……

  1930年,中共連州特別支部工運委員范卓跟李兆甲取得聯系,在范卓的指導下,李兆甲、彭良、歐子健等湘籍黨員在朝天、西江地區串連發動了當地農民和砒礦、煤礦、石墨礦的礦工100多人,拉隊奔赴陽山牛子營稱架山,和李萼率領的“湘粵邊赤色游擊隊”,在粵湘兩省交界的陽山、連縣、宜章、樂昌和乳源五縣邊緣山區,開辟根據地。在中共湘粵邊工委的領導下,他們對原活動在大東山的綠林鄧石喜、常狗狗部,通過統戰和改造,把其100多人收編加入部隊,加上原有的工人農民,共400余人,擁有長短槍300多支,集中在稱架山進行了20多天的軍事訓練,并在農村提出了“打土豪,分田地,實行土地革命”的口號。游擊隊聲勢浩大,為人民撐腰,伺機打擊湘邊反動勢力,先后襲擊了黃沙堡、笆籬堡等鄉保反動政權,使敵人聞風喪膽。

  1931年1月,鄧小平領導的紅七軍離開連州兜到西江經過朝天時,向李兆甲在此活動的游擊隊贈送步槍二十余支,擴充了游擊隊的實力。

  1933年,湖南國民黨當局糾集了郴縣、永興、宜章、臨武等九縣團防區與粵屬連縣、陽山、樂昌、乳源等縣反動武裝,對大東山游擊區實行“會剿”。據民國二十二年十月《郴永宜九縣團防指揮會同剿匪文》稱:“據探確報,赤匪首李兆甲、劉漢、彭良及粵匪首常狗狗、鄧石玉等聚眾四百余,長槍180余支,短槍80余支,聚集粵邊稱架一帶,聲勢極猖,……綿亙數百里,非聯絡粵屬各縣會剿,殊難徹底消滅。”面對敵人的“會剿”,這支革命武裝利用靈活機動的戰術,避實就虛,出其不意地襲擊了宜章赤石的“挨戶團”,弄得國民黨自衛隊、“鏟共團”疲于奔命,惶惶不可終日。

  1934年4月,正當李兆甲在朝天大東山砒礦場發動工人配合大東山游擊隊起事時,遭到陽山縣警衛隊逮捕,解押陽山縣政府。地下黨緊急動員了西江墟群眾,并由西江鄉公所出面擔保,使李兆甲獲得釋放。湖南宜章縣政府聞訊,咨請陽山縣政府提回懲辦,并懸緝紅款一千銀元。陽山縣政府為得一千銀元,第二天又派警衛隊去朝天砒礦再捕回李兆甲,押解宜章縣。面對敵人的審訊,李兆甲唇槍舌劍,針鋒相對揭露敵人的罪行。而后,李兆甲遭到敵人殺害,英勇就義。

  4、彭良在連州

  彭良(1908—1934),1924年,考入衡陽第三中學。1926年轉入衡陽湖南省立第三師范學校,并在校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1929年“馬日事變”后,回鄉組建宜章縣共產主義青年團支部,任支部書記。不久,到江華縣參與組織農民自衛軍,準備暴動。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后因暴動計劃泄密而被迫離開江華,到湘粵邊境開展武裝斗爭,并被推舉為湘南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成員,負責宜章、臨武和廣東陽山、連縣邊境的工作。

彭良(1908—1934)

  彭良是湖南省宜章縣迎春鄉碕石村人,1928年4月,湖南起義軍向井岡山進發,彭良從江華出發,扮成算命先生來到湘粵邊的連縣、陽山、宜章和臨武山區,與分散隱蔽在此處堅持斗爭的共產黨員尹子韶、黃平、李兆甲和谷子元取得了聯系。

  1929年5月,活動在湘粵邊的尹子韶、黃平、彭良、歐子健等人,在臨武西山與連縣荒塘坪附近的大塘庵成立了中共湘粵邊工委,尹子韶任書記,彭良、黃平、歐子健、李兆甲和谷子元為委員。1929年9月,彭良任中共湘南工作委員會組織部長,負責組建一支100余人的湘南游擊隊伍,開展游擊斗爭。中共湘粵邊工委為了更好地領導連陽邊的革命斗爭,在連州城隍街義井巷“孟氏宗祠”召開會議,確定斗爭方針是“配合中央蘇區反圍剿,積蓄力量,伺機再起,牽制敵人”。會上,成立了湘粵邊工委轄屬的“中共連州特別支部”。經過發展,至1930年,轄下九個黨支部:楚清街、城隍街、萬興街、鹽碼頭、巾峰山石頭窯、荒塘坪、潭源钖礦、朝天和西江黨支部。各黨組織開展革命斗爭,其中1929年冬在荒塘坪發動打鹽卡的斗爭。

  明清以來,湘鹽靠廣東供給,在星子通往湖南臨武的湘楚古道上,每天鹽客穿梭不斷。臨武縣政府在臨、連交界的荒塘坪墟設立鹽卡,向擔鹽客征收鹽稅,臨武情報人員鄺代英也在此坐鎮,監視湘楚革命人士。鑒于此,由彭良負責領導布置,事先由幾個地下黨員身攜短槍,在星子順頭嶺伙鋪混入擔鹽客中,陸續聚集了120人,出發時,黨員布置大家分兩隊過鹽卡,前隊50多人,由黨員鄧禮通帶隊,后隊由黨員陳美帶隊跟進,挑夫們一路蜂擁奔向臨武。當挑夫隊伍來到荒塘坪鹽卡時,臨武鹽警(群眾稱“卡古仔”)要求交稅錢,走在前面的鄧禮通說連州缺鹽,大家等鹽虧空了伙食,無錢交稅。鹽警強要以鹽代稅,前來搶鹽,憤怒的挑夫們抽出扁擔與鹽警打起來,鹽警被眾多鹽客打得落花流水,兩個鹽警受了重傷并被繳了槍,情報人員也嚇得逃跑了。事后,湖南當局怕事情鬧大,斷了鹽路,對此事不了了之,臨武情報站也撤走了。

  1930年9月,彭良任中共宜章縣委委員兼共青團宜章縣委書記。1930年農歷十二月二十三晚,在大塘庵召開湘粵邊工委擴大會議,由于叛徒告密,遭到黃沙和宜章“鏟共義勇隊”的襲擊。彭良遭敵襲擊負傷。湘粵邊工委遭破壞后,彭良、歐子健、李兆甲和譚慶華等人轉移到了廣東連陽大東山的潭源、朝天和西江山區隱蔽下來。譚慶華和彭良在西江墟開打鐵鋪,李兆甲在朝天教書。而在西江墟教書的歐子健與湖南老鄉、西江鄉自衛隊副隊長張佩文交上朋友,打入西江鄉當文書,經過策反工作,把張佩文爭取過來,掌握了鄉自衛隊的幾支長槍。歐子健和彭良又在張佩文的協助下,以“打野豬”、“防土匪”為名,由彭良從湖南嘉禾搞來一些鐵管,在譚慶華的打鐵鋪筑起高爐打造土槍10多支,大刀、長矛一批。

  經過彭良、李兆甲和歐子健的串連發動,1932年前后,西江、朝天和潭源的礦工、農民400余人陸續奔赴大東山的牛子營稱架山,進行軍事訓練,并組織湘粵邊赤色游擊隊,在地跨湘粵兩省陽山、連縣、宜章、臨武、樂昌五縣邊緣山區開展游擊戰爭。因聲勢浩大,以致民國二十二年十月,湖南發出《郴(州)永(州)宜(章)九縣團防指揮會同剿匪文》曰:“據探確報,赤匪李兆甲、劉漢、彭良及粵匪首常狗狗,鄧石玉等聚眾四百余,長槍一百八十多支,短槍八十多支,聚集粵邊稱架一帶,聲勢極猖,企圖蹂躪縣屬黃沙籬笆堡等區。”

  1933年冬,湘贛軍區獨立第四團300多人,由團長李宗保、政委周漢杰率領由黃沙堡跨過鳳頭嶺進入連縣山河鄉、田家鄉,經荒塘坪、敬田坳,在周家岱同粵敵獨立三師冒雨激戰,隨后,進入天光山地區開辟游擊根據地。同年4月,彭良和歐子健由連陽邊大東山轉戰天光山、梅樹沖、楊梅嶺、板寮、田洞心和蚊子沖一帶,協助紅軍在瑤漢山民中宣傳革命。在天光山石灰坳等險要地段打廠、筑壕溝,對活動在當地的鄧石喜土匪進行統戰改造,擴充革命力量。在瑤區協助紅軍籌糧,開展土地革命,打擊瑤霸,成立農民協會等。以致1934年4月24日《湖南大公報》報道:“李匪宗保于(十六日)午后四時,突出梅樹沖搶運糧食后,仍回竄天光山、楊梅嶺一帶盤踞以及東陂觀附近。彭良、歐子健在該部宣傳赤化……”

  1933年夏,彭良任湘南赤色游擊隊政治委員,率隊堅持游擊戰爭。1934年秋,在中央蘇區肅反擴大化影響下,彭良被認為“右傾”“鬧宗派”等罪名,錯殺于宜章境內,直到十一屆三中全會、全黨撥亂反正時,彭良這位忠誠于黨的革命戰士,終于獲得平反,恢復名譽,追認為革命烈士。

  5、王章開設地下聯絡站

  王章,湖南臨武縣人,1927年“馬日事變”后,臨武籍共產黨員袁癡、李英等人從外地回到臨武組建中共臨武特別支部。在中共臨武特別支部領導下,臨武農民運動逐步掀起高潮,王章參加了家鄉的農民協會,進行清算土豪劣紳和禁煙禁賭活動,并加入了共產黨。隨后,在“湘南起義”中參加了農民起義軍。起義部隊上了井岡山后,臨武反動派開始了“清鄉”,捕殺革命人士。于是幸存的黨員和農軍骨干紛紛轉移到湘粵邊各地隱蔽,堅持斗爭。王章亦轉移到廣東連縣的荒塘坪隱居。

  1930年,隱蔽在宜章、臨武、桂陽、連縣、陽山邊境的黨員,經過聯系聚集,在臨武和連縣邊境的大塘庵成立了中共湘粵邊工委。為了聯絡失散的同志,積蓄力量,邊工委逐步建立了一批地下聯絡站。如李恒春在宜章鷓鴣坪開設客棧旅店,歐子健在宜章碕石小學教書,谷安為在郴縣開鞭炮店,而王章在荒塘坪開設馥園醫藥社,以行醫掩護進行活動。1930年底,荒塘坪秘密聯絡站成立了荒塘坪黨支部,以羅祖根為支書,黨員有王章、鄧禮通等3人。黨支部以王章開設的藥店為聯絡站,刺探敵情,傳遞情報,聯絡接應同志,保存積蓄力量,發揮了重要作用。

  當時湘粵邊工委負責郴縣、桂陽、臨武至連陽交通線的地下交通員是范錦,他以修理匠、貨郎擔走鄉為掩護,奔波在湘粵邊沿線山區。遇有情況就擔著貨郎巡回在聯絡站附近,不斷搖鈴通知,然后從小百貨中,或在修理的傘柄中,取出情報的紙卷交給聯絡人,把情報傳遞出去。1934年5月,李兆甲在朝天礦山被陽山敵人逮捕押解宜章,就是范錦把李兆甲出事的情報放在草鞋中交給王章,王章再把情況一站一站地送達臨武、連縣、宜章、桂陽各聯絡站,通知黨員緊急疏散。

  自從李兆甲被捕后,連陽敵人重兵鎮壓,大東山及附近潛伏的革命人士因斗爭環境的險惡而轉移,荒塘坪聯絡站也一度中斷,王章也與黨失去聯系。連縣解放后,王章來到星子街開藥鋪。1952年5月,王章加入以饒志河為主任的連縣第二區中醫師學會,同星子街名中醫黃穩松、鄧三暢、顏士英、蘇日記一起共事。后來,王章病逝于星子,其養女梁琴在連縣印刷廠工作,女婿黃某,在連縣人民銀行工作至退休。

  (口述:黃兆星 整理:黃世康)

相關閱讀:
全國人大代表馮毅:軍地攜手助力革命老區打好脫貧攻堅戰
兩條紅色文化線路入選湖南“錦繡瀟湘”旅游精品線路
湖南打好早稻生產第一仗 筑穩糧食安全壓艙石
湖南:戰疫情防控降級不解甲 “拔窮根”整體脫貧再攻堅
湖南:踐行初心使命 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
湖南8條措施促進農民工就地就近就業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日韩 自拍 亚洲 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