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的地位和作用
2020/10/16 11:18:22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一、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在中國抗日戰爭中的地位

  “欽廉四屬”亦稱“欽廉地區”,指的是由廣東劃入廣西前廉州府的三個州縣,即清末民國時期所設欽廉道所轄的四個縣:欽縣、合浦縣、靈山縣、防城縣。范圍與廣西北部灣沿海的三個地級市——欽州、北海、防城港大致相同。

  欽廉四屬是一個具有反封反帝光榮傳統的地方。民族英雄劉永福在越南抗法十八年,在臺灣勇擊日寇反“臺獨”,馮子材在鎮南關大敗法軍。劉馮保家衛國,抗法御邊,名揚中外,傳誦至今。孫中山先生贊譽說“余少小即欽慕我國民族英雄黑旗劉永福及南關一役”。著名詩人田漢云:“近百年來多痛史,論人因不失劉馮”。劉馮民族氣節和愛國主義精神已名垂千古,永遠鼓舞欽廉四屬廣大人民。這種精神,在抗日戰爭中得到進一步弘揚光大。

  1931年,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九一八”事變,1937年發動“七七事變”,日本帝國主義鐵蹄蹂躪著我中華大地,中國共產黨在國家危亡、民族受辱之時,肩負中流砥柱的重托,發布了《對日戰爭宣言》、《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建立了抗日統一戰線,領導中國人民進行了浴血的奮戰。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欽廉四屬仁人志士也展開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和抗日武裝斗爭,在波瀾壯闊的偉大抗日戰爭中鑄造了一座座永不磨滅的豐碑。

  首先,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是中國抗日戰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以“九一八事變”為起點,在東北興起的局部抗戰,揭開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序幕。東北人民和東北部分愛國官兵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支持和影響下,激于民族義憤,沖破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奮起抵抗,組織抗日聯軍,進行抗日游擊戰爭。以“七七事變”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東方戰場的起點,中國開始全國性抗戰,開創了人類戰爭史上以弱克強的有效作戰方式,粉碎了日本法西斯三個月內滅亡中國的企圖。北方抗日風起云涌,同樣在中國最南端的欽廉四屬的抗日武裝斗爭也如火如荼。據“廣西軍史志”記載:1939年11月欽廉四屬淪陷,當時領導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的中共合浦中心縣委廣泛組織開展抗日武裝斗爭。時有北海抗日學生隊,50多人槍,由共產黨員李梓明、龐文雋分任隊長和指導員;“東興戰時后方服務團”,80人槍;大勉自衛隊,40多人槍;靈山青年抗日游擊隊,30多人槍;還動員與支持有軍事經驗的梁振威,組織一支有120多人槍的靈山人民抗日敢死隊。中共合浦縣委從1940年3月起,在廉州、北海、西場、小江等地組織了聲勢浩大的針對國民黨頑固派、漢奸的賣國行徑的群眾示威游行。5月下旬,中共合浦縣委書記黃其江赴白石水(今屬浦北縣大成鎮)部署抗日反頑武裝起義。成立白石水抗日自衛隊,張世聰任總指揮。6月和10月,國民黨合浦縣長李本清率自衛隊1000多人兩次向白石水進攻。1941年2月,廣東第八專區保安副司令陳國勛又率1000多兵力對白石水進行第3次圍剿,均被張世聰、黃其江指揮的起義部隊粉碎。1944年11月,日軍陷欽縣、合浦。12月,中共南路特委決定在春節前后全面舉行抗日武裝起義,指定阮明為欽廉四屬抗日武裝起義總負責人,譚俊協助。特委決定四屬起義部隊為“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第三支隊”,張世聰任支隊長兼政委。阮明、譚俊分赴各縣傳達貫徹特委決定,在大成建立四屬起義指揮機關。

  1945年2月3日至3月下旬,在阮明直接領導下,舉行眾多的抗日起義。在南康、白石水、公館、小江、龍門、寨圩、西場等區鄉和靈南維安鄉的抗日隊伍先后起義,圍殲南路國民黨頑固派軍警,殲滅了廣東南路沿海警備第二大隊第四中隊,摧毀了白石水、西鎮、馬欄、小江、西場、維安等鄉(鎮)公所和自衛隊武裝,斃敵16人,俘150人,繳輕重機槍19挺、長短槍160多支。起義勝利后,800多人槍分別編為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第三支隊合浦大隊、西場大隊、小江中隊(后擴編為大隊)、靈南中隊。為了策應欽廉抗日武裝起義,中共南路特委派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縱隊參謀長李攸峰,率第二支隊800多人槍,到合浦白石水區的金街,與第三支隊合浦大隊會師。2月15日,國民黨頑固派軍隊數千人進攻金街,起義部隊迎戰失利。4月,二支隊、三支隊,靈山大隊轉移雷州半島。5月6日,三支隊和黃河大隊在大窩山遭敵軍攻擊,張世聰等先后犧牲。6月初,四屬黨聯絡員兼軍事特派員譚俊從特委回到合浦,傳達特委關于精干武裝,擴大武工隊,恢復老區,發展新區的指示,繼續堅持抗日游擊戰爭。2月8日,中共靈山特派員陳銘金領導靈山抗日武裝400多人槍,在檀圩舉行起義,成立廣東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靈山大隊,陳銘金任大隊長兼政治委員。是日晚,陳銘金率部進攻縣城受挫,負責內應的11人被捕遇難。9日,國民黨靈山縣長陳公佩率警備隊、保安隊2000多人向抗日武裝進攻。靈山大隊在旺圩、鐘靈、司練與敵周旋,斃敵數十人。4月,國民黨一五五師四六五團進攻靈山,靈山大隊主力向白石水(今大成)轉移。4月,靈山大隊大部隨二支隊東進雷州半島,陳銘金、莫平凡率一部轉回靈山堅持抗日反頑作戰。2月17日,中共欽縣特派員盧文和朱守剛在小董領導抗日武裝起義,共100多人槍,編為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欽縣大隊,起義隊伍進攻小董圩的國民黨欽縣自衛總隊第二大隊部,未克。盧、朱等率部撤到六蝦、八甲等地開展游擊戰。2月中旬,中共防城特派員謝王崗到東興,經過3個月的準備,全縣建立20多個秘密游擊小組,約200多人,有輕機2挺、長短槍近100支,又與駐越法軍聯合抗日而得輕機6挺,步槍60多支及彈藥-批。6月14日,謝王崗調集全縣武裝骨干150多人槍到那良舉行起義,成立欽防華僑抗日游擊大隊。沈鴻周、沈耀初分任正副大隊長。接著奉命開赴中越邊日占區塘花一帶開辟游擊區,3戰日偽軍,斃敵20多人。8月初,率部轉回那良。

  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抗日戰爭在敵后廣泛建立抗日根據地的成功實踐,開創了以弱克強的有效作戰方式和范例,為全民族抗戰積累了成功的經驗,建立了卓著的功勛,它是中國抗日戰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其次,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是中國共產黨抗日戰略方針和毛澤東抗日游擊思想的偉大實踐。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根據地是華南五大根據地的一部分,是南路抗日武裝斗爭的重要一翼;大成地區(原是白石水管轄)是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的中心,是合浦地區抗日武裝斗爭的搖籃。1938年10月,廣州、武漢相繼淪陷,國民黨軍隊紛紛潰退,廣東省委根據形勢的重大變化,決定迅速開辟南路欽廉四屬抗日游擊根據地,并從廣州派鄒貞業、張世聰、陳業昌等回合浦白石水(今大成)工作。張世聰回到白石水(今大城鎮)家鄉后擔任了欽廉四屬第一農村黨支部——柑子跟黨支部書記,建立了欽廉四屬一個農村抗日武裝斗爭根據地,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反汪反逆,反運米資敵(日寇)運動,舉行武裝起義,發展壯大抗日武裝力量。

  1939年7月,廣東省委派南路特委組織部部長溫焯華為巡視員,到合浦縣審查縣委機關被破壞事件,恢復合浦縣委機關。8月,在溫焯華的指導下,在大成金街小學召開中共合浦縣委擴大會議。會議選舉產生了新的縣委領導,恢復成立中共合浦縣工作委員會,書記張進煊擔任。會議決定,把縣工委機關駐地轉移到農村,設在大成金街村、建立以白石水(今大成鎮)作為山區農村的工作重點,小江作為附點的抗日游擊根據地。

  1940年2月,中共南路特委重建,原屬廣東省委領導的欽廉四屬黨組織改由南路特委領導,中共南路特委派黃其江來合浦工作。黃其江陪同中共南路特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溫焯華到白石水地區檢查抗日根據地建立工作,并在大成勾刀水村東館小學召開中共合浦縣工委擴大會議(東館會議),部署各區黨組織發動群眾,開展全面的反逆流斗爭,決定把金街會議上產生的中共合浦縣工委改為中共合浦中心縣委。黃其江任書記。會議上,溫焯華還傳達了中共廣東省委召開的第五次和第六次執委會議精神;傳達了中共中央《為抗戰兩周年紀念對時局宣言》等文件,對貫徹中央“堅持抗戰,反對投降;堅持團結,反對分裂;堅持進步,反對倒退”的方針進行了具體部署,提出了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要采取“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的總策略。

  1940年4月,“東館會議”后,在白石水(今大成鎮)三角塘的一個破瓦窯里面,新任中心縣委書記黃其江主持召開一次非常重要的白石水區委緊急會議,區委委員李英敏、張世聰、岑月英、王克、朱蘭清等全體委員出席。會議主要是研究武裝起義,即舉行大成櫳檬坳團練準備工作。

  櫳檬坳“團練”誓師如期舉行。據中國文史出版的《張世聰傳》記載,6月2日,當時舊州鄉和白石水鄉的紅嶺、金街、勾刀水、柑子根以及周圍大小村莊的農民、青年、學校師生、民眾抗日自衛隊伍以及社會各階層人士1000多人,(其中武裝人員數百人)從四面八方匯集到櫳檬坳(地名)的一個大草坪上,興行“團練”誓師大會。起義勇士手拿肩扛粵造六八、漢造七九、單響槍、土花利、漏底、九響、湖北雙筒、土造長短槍,還有打獵用的粉槍、抬槍以及馬刀、長劍、梭鏢等,把家里所有的武器全部拿了出來,打著祖上傳下來的古舊的團練旗幟,敲鑼打鼓,吹著洋號、牛角、海螺,如儀仗隊接受檢閱。團練由張世聰主持,他拔出駁殼槍,“啪!啪!啪”,朝天連放三槍。張世聰嚴正指出,日本侵略的戰火已經燒到合浦沿海和鄰縣靈山,日寇的鐵蹄已經踐踏到了我們白石水的南岸坪村,已經踐踏到了我們的家門口,國破家亡,我們要奮起抗日。他義正詞嚴、理直氣壯揭露李本清、梁文光、吳質平一伙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敗類,在此國家危亡、家鄉危急之時,企圖憑借日本鬼子的侵略勢力,乘機鎮壓抗日進步力量,如果他們的陰謀得逞,我們很多人的人頭就要落地。我們要堅決進行武裝自衛。接著武裝民兵、農民、婦女、師生各界代表紛紛登臺講話,一致表示定要迎擊來犯之敵,誓死保衛家鄉。張世聰叫三角塘村的黃福華當場殺了一頭山羊,與民兵、群眾一同飲羊血酒,舉杯歃血為盟“誓與來犯之敵血戰到底,永不反叛!”,

  大成櫳檬坳團練后,有力地推進了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建立抗日游擊根據地的進程。在欽廉四屬的廣袤的大地上,抗日武裝斗爭如火如荼。相繼舉行了“白石水武裝起義”、“小江起義”、“靈山起義”、“小董起義”,也即是欽廉四屬著名的“四大起義”。這些武裝起義,有力促進了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的開展,擴大了中國南路抗日武裝革命根據地。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正確地貫徹了中國共產黨偉大的戰略方針,是毛澤東抗日游擊思想在中國南方的成功實踐。

  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是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一場轟轟烈烈的抗日武裝斗爭。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受到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周恩來、董必武、王若飛、張云逸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高度關注和重視。毛澤東主席曾代表黨中央草擬并發出了兩次電文,對南路、欽廉四屬的抗日武裝斗爭指明了方向。

  另外,周恩來、董必武、王若飛、林伯渠、張云逸、方方等老一輩革命家十分關注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并明確指明斗爭方向。

  1944年3月,中共廣東南路特委書記周楠到重慶向南方局匯報自1942年南委和粵南省委遭到破壞,南路特委與廣東黨失去聯系以來的全部工作情況。董必武和王若飛聽后對南路工作做了指示,強調必須加強黨的思想建設,宣傳群眾,團結人民,建立我黨直接領導的獨立自主的武裝,搞好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同時決定南路特委暫由南方局直接領導。

  1947年春,中共中央決定,從抗戰勝利后由廣東北撤華東的原廣東干部中抽調30多人回粵參加解放戰爭。這批干部在啟程前,集中在中共華東局舉辦學習班,學習中央兩個文件:《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定》、《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然后根據文件精神,聯系實際總結廣東革命斗爭的經驗。張云逸親自指導這個班的學習。黃其江在學習班上具體匯報了合浦白石水抗日自衛武裝斗爭和吳(川)化(縣)抗日武裝起義的情況。張云逸對這兩個問題都作了總結性的指示。

  張云逸同志說:延安整風時,對合浦白石水武裝斗爭問題,曾經進行了討論,毛主席和黨中央許多領導同志,都認為合浦白石水武裝斗爭是正確的,唯獨王明認為這個斗爭是錯誤的。……合浦黨組織在抗戰前線領導人民進行反對運米資敵斗爭,是抗日救國的正義斗爭。

  黃其江回憶,我從山東回香港向方方同志匯報了張云逸同志的上述指示。方方同志說,延安整風時確實討論了合浦白石水武裝斗爭的問題,他也參加了這個討論,張云逸同志談的討論情況是確實的,張云逸同志的意見是對的,他完全同意……”

  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遵循黨中央戰略方針和毛澤東主席的抗日游擊思想,一直堅持到抗戰的最后勝利。

  再次,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民族統一線在地方的成功詮釋。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認真遵循中國共產黨制定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戰略方針,在斗爭中做到有理有節有利,最大限度地團結抗日的力量,集中打擊國民黨賣國投降頑固派。1940年6月大成櫳檬坳團練后,連續進行了勾刀水、木頭田等保衛戰,粉碎了合浦偽縣長李本清頑固投降勢力瘋狂的“圍剿”。此時,縣委書記黃其江去湛江向南路特委做了請示匯報,得到南路特委的大力支持。南路特委認為白石水武裝自衛斗爭是正確的,應堅持下去,并派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學習過游擊戰的南路特委委員陸新,到白石水加強指揮,領導白石水武裝斗爭。陸新和張世聰按照南路特委的指示,為了加強白石水地區人民武裝斗爭的領導,組建了白石水抗日自衛武裝大隊,由200多名武裝農民組成,張世聰擔任大隊長,陸新任書記。

  1940年10月,與國民黨頑固派在全國開始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的幾乎同時,李本清一伙開始對白石水地區發動第二次武裝進攻、“圍剿”。李本清親自帶領合浦縣自衛大隊、糾集白石水、北通、張黃、馬蘭、舊州等地各鄉保隊千余人槍,并求助國軍第四十六軍一七五師一個營,分兵五路,重點進攻白石水中心地區大成、楠木根垌、楓木根、木頭田,三角塘一帶,企圖消滅白石水抗日自衛武裝大隊主力部隊,瓦解農民武裝隊伍,圍捕中共黨員、干部、積極分子。白石水武裝大隊了解到,進入白石水地區的國軍第一七五師,正是在四峽坳頑強阻擊日軍那支桂系部隊。這支部隊愛國官兵多,抗日氣氛濃,對日作戰頑強,而且駐防欽廉四屬后,與當地抗日進步團體、人士關系較好。一七五師政治部主任林增華是召開“廣東省合浦縣抗日青年代表大會”的主要支持者、發起人之一。一七五師駐南康鎮部隊也曾參加當地反運米資敵斗爭,截獲奸商從石頭埠外運資助日軍的多批大米。一七五師營進駐白石水地區后也知道,李本清一伙要他們來打的并不是“土匪”,而是民眾抗日武裝。因此,官兵感覺上當受騙,普遍厭戰。張世聰認為,一七五師進駐白石水地區的這個營有別于李本清頑固勢力,是可爭取的中間勢力,至少應該把他們分化瓦解出李本清頑固勢力陣營。遵照“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這一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總方針,開展政治思想攻勢,首先做好政治瓦解工作。一夜之間,通往這個營營部駐地的大成地區芳塘和三個連駐地石碑牌、旱坡等村莊的大小交通要道,沿路樹身、石壁、屋墻、路牌上貼滿了紅紅綠綠的標語,標語上濃墨淋漓寫著:“李本清是勾結奸商運米資敵破壞抗戰的罪魁禍首”;“只打反動頑固的李本清縣大隊,不打抗日愛民的一七五師”;“槍口對外打日寇,不傷老百姓,不打自己人”;“團結抗日,爭取抗戰勝利”……在白石水區委和武裝大隊發動下,大成和附近鄉鎮的抗日團體、民眾,紛紛高喊著標語上的口號,前往這個營及各連駐地,送去水果、蔬菜、食品,“慰勞抗日官兵。”在李本清一伙對白石水地區的第二次武裝進攻時,這個裝備輕重機槍、大炮的抗日野戰部隊,按兵不動,沒向白石水抗日農民武裝發起過一次攻擊、射出過一槍一彈。白石水武裝大隊集中兵力沉重打擊李本清的縣大隊和鄉保隊。欽廉四屬的抗日武裝斗爭,不扣不折,貫徹執行了黨中央毛主席制定的戰略方針,是中國共產黨建立抗日統一戰線在地方的生動詮釋。

  二、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在中國抗日戰爭中的作用

  欽廉四屬是中國大陸最南端的一塊抗日游擊根據地。英勇的欽廉四屬仁人志士,不畏強暴,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堅持抗擊日本侵略者和國民黨投降派,充分體現了游擊戰爭逐步淬變為全民族的抗戰,實現敵我雙方力量對比轉化,最后奪取全面勝利的偉大作用。

  一是欽廉四屬的抗日武裝斗爭沉重打擊了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1939年11月,日本登陸潿洲島,欽廉四屬抗戰局勢發生劇烈的變化。潿洲島距北海港約36海里,聳立在北部灣的大海中,東南與海南島呼應,西南與隔海相望的越南海防對峙。它像衛兵扼守著北海港與海南島、越南海防航路的通道,成為拱衛北部灣和欽廉四屬的天然屏障。日軍侵占潿洲島后建立了簡易機場,在日軍的逼使下,國民黨一些地方投降派、頑固派官僚、奸商,勾結漢奸敵特在合浦各地高價換購大米,鎢砂、銅元、桐油等戰略物資,偷運往潿洲島中轉資敵,并運回大批日貨傾銷。日軍登陸欽州灣后,這種賣國資敵行為更為猖厥,潿洲島港口每天都有大批大米等戰略物資如潮水般進出,鎢砂、銅元、桐油等戰略物資運往日本本土,制造緊缺軍用物資、軍火來侵略中國,屠殺中國人民支援太平洋戰場;大米糧食則為軍糧給養,運往正在猖狂進犯昆侖關與中國抗日將士激戰的日軍作戰部隊。1939年,欽廉四屬自然災害嚴重,晚稻欠收,糧食奇缺。國民黨投降派、頑固派官僚、奸商在群眾青黃不接的時季運米資敵,當地群眾生活苦不堪言。欽廉四屬黨組織根據廣大人民群眾的迫切要求決定把政治斗爭和經濟斗爭結合起來。既要在政治上反汪反逆流反投降,又要在經濟上反運米運物出境資敵,給日寇、國民黨頑固派以打擊,降低米價以度饑荒。于是廣泛發動群眾開展反汪反逆流,反對運米資敵的斗爭。著名的昆侖關大戰序幕拉開的幾乎同時,欽廉四屬合浦抗戰史上著名的“反對奸商運米資敵”運動轟轟烈烈拉開序幕。這場被稱之為“合浦米案事件”的反投降、反逆流斗爭,從東到西,從南到北,涉及南康、沙崗、西場、石康、多蕉、公館、北海、小江、白石水、寨圩等十多個鄉鎮,斗爭長久一年之久,戰績顯著,影響深遠,聞名中國,載譽史冊。

  據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張世聰傳》記載,白石水地區(今大成鎮)是國民黨投降派、頑固派官僚、奸商運米資敵主要輸出地之一。白石水地區運米資敵的罪魁禍首是白石水鄉長梁文光和舊州鄉長吳質平,他們不僅是資敵集團頭目,還為大批資敵物資通過白石水地區提供武力保護,坐地收取買路錢、保護費,肆無忌憚,劣跡累累。尤其是敵犯欽州灣后,白石水及周邊地區每逢圩日,他們派出爪牙攔堵路口,封鎖碼頭,高價收購或強行搶購糧食,然后全部運往敵占潿洲島和其他敵占區,根本不讓糧食進入市場。群眾面臨口糧斷頓危境,甚至不得不吃谷種充饑,部分己僅靠野菜山薯維持生存,群眾對哄抬米價、搶購糧食資敵的梁文光這些賣國賊已是恨之入骨。白石水區委為了狠狠打擊汪派漢奸和奸商,保障群眾的正常生活,決定發動群眾,召開反汪大會和進行請愿,開展反運米資敵斗爭。張世聰和他的同志、戰友們將一張嚴密的大網,撒向村村寨寨、鄉鎮市場、陸路水路、渡口碼頭,甚至深山密林。嚴防國民黨投降派、頑同派官僚、地主惡霸、敵特奸商在白石水搶購米糧,切斷糧食等所有資敵物資運出白石水之路,斷絕境外日貨偷運販入白石水市場進行交易買賣。著名的白石水地區的“反對奸商運米資敵”運動(史稱“合浦米案事件”),有力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破壞了日本的后勤保障有效供給。

  在桂南會戰、昆侖關大戰中,從源頭有效阻止甚至切斷了猖狂進犯日軍的一條主要后勤補給線路。再加上邕欽公路沿線,到處活躍著游擊隊和群眾抗日武裝。他們破壞公路,截擊敵人的運輸,破壞敵偽維持會的組織,活捉漢奸,使敵人在邕欽線上陷入日夜不安的狀態。在昆侖關激戰期間,邕欽路兩側的游擊隊和群眾武裝,截擊日軍的后路接濟,使在南寧和昆侖關上日軍的彈藥、糧食接應不上,有力地支援了昆侖關前線的抗日將士。昆侖關日軍因得不到陸路、水路交通補給,所有飲水、彈藥、糧食、藥品完全靠飛機空投,已近彈盡糧絕,士氣低落。1939年12月31日,國軍第五軍在優勢炮火支援下終于克復昆侖關。此戰,擊斃日軍第二十一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殲敵4000余人,史稱昆侖關大捷。

  1940年1月15日,日軍進攻靈山縣太平鎮四峽坳,國軍第一七五師五二四團在當地群眾抗日武裝和青壯年、婦女積極支援配合下,與敵激戰三晝夜,日軍又是給養難繼,只好依賴飛機空投,彈盡糧絕時不得不敗退逃竄。此戰擊斃敵中隊長吉田三郎在內共340余人,并生俘敵淺田大尉,繳獲敵武器彈藥一批和吉田三郎的指揮刀和皮包。欽廉四屬的抗日武裝斗爭沉重地打擊了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

  二是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壯大了中國共產黨地方組織,強固了厚實的政治和軍事領導力量。欽廉四屬原廣東省管轄,中共欽廉四屬黨組織屬中共廣東省黨組織領導,是中共南路黨組織的組成部分。在建立和發展過程中,先后受中共合浦中心縣委、中共欽廉四屬工委領導,1948年7月后分別屬中共粵桂邊區地委和中共十萬大山地工委、中共十萬大山地委和中共六萬大山地委的領導。欽廉四屬黨組織建立以后,領導了當地的抗日救亡運動和對日本侵略軍的斗爭,反對國民黨頑固派反共逆流的斗爭(高潮是白石水武裝自衛斗爭),貫徹執行中國共產黨的戰略方針針,組織武裝起義,領導武裝隊伍長期堅持艱苦的游擊戰爭,最后配合南下的野戰大軍解放欽廉四屬地區,建立起人民政權。

  合浦縣黨組織的建立。1936年2月在廣州中山大學讀書的張進煊受中共廣州市外縣工委的派遣回合浦縣組建黨組織工作。1938年1月,張進煊、趙世堯、李英敏三人建立黨支部。張進煊在廉中發展黨員;李英敏在廉州發展黨員;趙世堯在北海市、合浦一中和西場發展黨員。4月,中共廣東省委派周楠到北海、廉州檢查工作,傳達中共中央《關于大量發展黨員的決議》的精神及開展統一戰線工作,發展抗日群眾運動、建立黨組織等問題的意見。同月,張進煊到廣州匯報工作后回合浦,傳達廣東省委指示,宣布成立合浦縣特別支部,由張進煊任書記,趙世堯和李英敏分別任組委和宣委。先后建立了合浦一中、廉中、北海、廉州、西場、公館(含白沙)黨支部,發展黨員100多人。以后又相繼成立合浦縣工委和合浦縣中心縣委,領導欽廉四屬的抗日武裝斗爭工作。

  欽廉四屬黨組織建立、發展得最好的是浦北縣,尤其是白石水地區。1938年秋,建立了第一個農村黨支部——柑子根黨支部。隨后縣委調了20多個干部到那里工作,成立白石水區委。白石水區委成立后,認真發展黨員,壯大黨組織。先后成立4個黨支部和兩個特組。即金街黨支部、東館(勾刀水)黨支部、柑子根黨支部、紅嶺黨支部、茅坪特組、白石水特組。總共發展黨員100多人。1939年10月,成立中共小江區委,發展黨員30多人。1938年在寨圩簡師成立黨支部,在學生中發展了一批黨員。后來浦北地區黨組織總共發展到26個,有黨員200多人。

  1940年6月初,中共合浦中心縣委派羅英(羅永英)帶領產黨員郭兆榮、黃幼茜(黃家秀)、梁國珍、陳文山、蘇文熙共6人到靈山工作,建立中共靈山縣特別支部,羅英任書記,黃文法任組織委員,譚承裕任宣傳委員。隨后靈山特支組建了下屬3個黨支部,即是附城黨支部、支書黃文法;大塘黨支部,支書由羅英兼任;司練黨支部,支書張家保,后是莫平凡。三個黨支部共有成員15名,發展了一批黨員。

  欽縣黨組織首先始于欽州師范黨支部的建立。1939年底,欽師黨員黃文楷創建了黨支部,發動學生開展抗日救亡工作,組織學生學習進步書刊,發展黨員,領導學生反對反動分子,至1941年冬發展黨員13人。1941年12月,中共南路特委從廣東信宜縣調林國興(林芳)、梁子才(梁永曦)到欽縣工作,重建欽縣特別支部。林國興任特別支部書記。1943年2月,中共合浦中心縣委調邱鴻就等6人,到欽縣那麗附近的土地田小學教書,負責做農村工作,成立黨支部,邱鴻就為支部書記。同年5月,合浦中心縣委通過關系又從合浦調黨員何國達等3人到欽縣國民黨縣府中工作。這3個人都保持隱蔽,由欽防特派員謝王崗單線聯系。同年8月,合浦中心縣委又派黨員鐘古(鐘喜權)等3人考入欽州師范高師部讀書,建立一個黨小組,由鐘古負責,重建欽師黨組織。這樣,1943年,欽縣就有三方面的黨組織。三方面在欽縣境內的黨員共25人。

  欽廉四屬黨組織全部歷史證明,它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組成部分;它在領導欽廉四屬的抗日武裝斗爭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

  三是欽廉四屬抗日武裝斗爭,鍛造了一支強有力的軍事隊伍,為新中國的建立作出了重大貢獻。欽廉四屬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經歷了激烈的革命斗爭,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發動下,廣大人民群眾積極支持革命和參加革命斗爭,普遍建立了老區和游擊根據地。為了反抗日寇的侵略和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黨組織廣泛發動人民群眾,開展了聲勢浩大的抗日救亡運動,組織抗日游擊隊配合我國守軍頑強抗擊日本侵略者,發動武裝起義,反抗國民黨頑固派的瘋狂鎮壓或開赴前線抗日,鍛造了一支強有力的抗日武裝隊伍。在解放戰爭時期,不斷擴建人民革命武裝,成立了三個革命武裝支隊,兵力達到9500多人(含當時的合浦、防城縣部隊)。這些隊伍于1949年8月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粵桂邊縱隊第三、第四、第七支隊。普遍建立了革命堡壘戶、交通聯絡站、民兵組織和農會,堡壘戶達2700多戶、交通聯絡站400多個。在長期的革命斗爭中,培養鍛煉了張世聰、陸新、阮明、謝王崗、朱守剛、盧文、陳銘金、莫平凡等一大批優秀指戰員,而其中張世聰、阮明、黃文法、鄧業懋等一批革命志士為了革命事業貢獻了寶貴的生命。欽廉地區為革命犧牲了1019人,被敵人殺害的群眾16785人,還有被毀村莊、房屋、損失財產物資不計其數。過去屬欽廉地區,現屬欽州市的靈山縣、浦北縣、欽南區、欽北區均是革命老區縣(區)。

    (欽州市老促會)

相關閱讀:
欽州市老促會開展“助力脫貧攻堅老年社團鄉村行”活動
欽州市老促會舉辦培訓班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日韩 自拍 亚洲 无码